他们毕业了

BackGround

6月8日,做完了学生会意义上能够算活动的最后一一项工作,协助老主席团办完了毕业生晚会。才发现,原来自己也马上就要大四了,自己也马上要下架了,心中不禁感慨,就随手写了写东西吧,总归算是有一个可以留一点东西作为纪念让自己日后能够回忆的吧。

3年前你们为我们迎新,今天我为你们送行

还记得三年前的6月8日,我在试卷上写完最后一个句点,四场考试,四门科目,四张试卷,让我和我的高中生涯道别。之后我开始静静等待我大学生活的开始。

大学,虽然没有进入自己理想的高校,没有肩扛一道杠的责任与担当。但是在入学之初能够遇见你们也是幸运万分的。
除了班助,真正意义上认识的是闪电徽了。我的部长「阳明学院学生会」,一个不着调的妹子啊,不过人真的很好。她带我度过了人生第一个不在家过的中秋节,也带我渐渐熟悉和了解了我的大学生活。

之后就应该是晗姐和逗逗了,另外的两个部长「信息学院学生会」。也算是一起工作,一起疯,也给过我很多帮助。
运动会的时候认识了我的老主席——木木,一个感觉很不着调的家伙。也许和别人说的那样,我们两之间更多的是互看不惯,互相吐槽以及那种难以让其他人理解的沟通方式吧。不过讲真的话,其实还是很佩服他的,毕竟每一个能做主席的人都有着别人所不能的地方不是么?(我真的真的没有在说自己= =!)
还有一堆学生会的学长学姐,浩哥啦、辉辉啦、大毛笔、曹爷、晓丽姐啦。应该还有很多现在都叫不上名的我大二时候的部长们。

哦,最后一个应该是军训时候才认识的我的教官偶巴,虽然接触不多,但也是能在宁大让我尊称一声学长的人(额。。这个大家就不要在意了,我承认我见人就叫学长学姐,但只是礼貌,如果真的要说我真心实意叫得其实真的是数得过来的)。
大学的最初记忆就是和这些学长学姐们一起构成的。真的,有时候感觉和他们的关系比自己班级的同学甚至比自己寝室的室友感情都要深。

然而转眼间,他们就要毕业了。本以为自己足够淡定,毕竟不是自己毕业,在面对这种毕业典礼的时候我能够足够淡定。然而发现我错了,即使说着今天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但是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一别,很多人可能再也见不到面了,大家或许只是对方人生中的一位匆匆过客。

所以即使知道那一场晚会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在宁波多留一个晚上,等过了毕业晚会再回家去过端午。只是因为想最后再见他们一眼,想郑重的告诉他们,毕业快乐,一路顺风。就像三年前你们为我迎新一样,今天我要为你们送行。

多年以后你们把今年夏天叫做“那年夏天”

那一夜的节目都是各班匆匆彩排的,没有多么华丽。
但是
那一夜,你们欢声笑语;
那一夜,你们舞姿动人;
那一夜,你们真切动情。
那一夜,我作为一个旁观者被感动了。

多年以后你们会把这一年夏天叫做“那年夏天吗?”,多年以后你们还会记得着一场毕业晚会吗?,你们还会记得有你们曾经的小学弟哭得稀里哗啦么?

未来,多珍重

时间过得太快,你们或许会感觉在第一次在南天门说“我的大学,我来了”今天你们就要毕业了。作为学弟的我,对你们只能送上满满的祝福,祝你们前程似锦,一路顺风。也希望你们在某些时候能够想起我这个小学弟。如果某天有需要,相信我一个电话,即使你们在天涯,在海角。我也会尽力感到你们身边。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二十几岁的胡思乱想

今天去医院看病,血检报告上年龄一栏已经到了23岁了。突然就感觉时间过得好快,二十几岁就已经过去了三年。这几天再看一本书《二十几岁没有十年》,顿时感觉有有一阵阵的后怕,很怕自己的二十几岁,什么都没有做,就 ...

八月的反思

恍恍惚惚,八月就过去了。许久没写点东西了,恰好这个月的一些事情还蛮值得记录一下的,八月也是博客成立的月份。今年第二年忘记在8.1更新周年纪念的文章了,在此文中一并记录一下吧。 离职 没错这个月我离开了我的 ...

十年·思

9月1日,周六。没好好在家复习,去了一次闵行。虹桥站出来的时候看到好多今天回来的兵哥哥,大概12点左右吧,应该都是一大早刚结束仪式从虹桥回上海的。看到了武警看到了陆军(好像有几个还是特勤,但是就是没看到海 ...

只有羡慕

缘起 铁血舰队的公众号,今天发布了2019年的招商简章。大概15年后,舰院,终于恢复了在上海地区的招生。 多多少少,有点激动吧。虽然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但终归看到了上海重新出现在大连舰院的招生简章之上了,就 ...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他们毕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