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度过了整整一个月比优会答辩还紧张还忙碌的职业生涯规划大赛终于结束了。虽然成绩并不是很好,但也算是对得起自己了。毕竟除了最后的文稿,其他内容也算不上有多么认真的去准备过。可能因为当自己写下《重新启航,逐梦深蓝》这个题目的那一刻自己内心的不自信就已经开始了。

当站上去说的时候我其实想到了另一个故事,一个和我一样军旅梦未圆的故事,他因为体检时候被发现心律不齐而和科大擦肩而过。大三那年他穿着借来的红牌军装,讲述他的军旅梦,而今天我站在黄庆苗302的报告厅,讲述我的故事。同样地梦想同样地境遇,记得那时候我的留言是,我的前半段和这个学长很像我们都在努力,希望我的后半段不同。不过今天看来我们的后半段还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只是或许我还有一次机会。

这一个月,一直在想是什么让我能够第一次为一件事情坚持那么久。记得老妈一直爱说我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我也从来没和他说过有这么一件事情其实已经藏在我心中并且为此默默努力了很久。就像当年填国防科大,我面上告诉父母的理由只是那里有中国最好的计算机专业。当然老爸老妈也不是那么傻的人,我能明白其实我在想些什么他们也都知道,只是双方一直没有人去主动捅破这层膜罢了。

这一个月,一直让我想到自己已回不去的那些初中、高中的日子。我也在想,也许当年不是对“海军”这两个字傻逼一样的追求,今天的我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光景。或许在上海其他高校学计算机、电子工程、环境、生物之类的。不过话再说回来,当年没有这份理想的推动,我也不会主动的去做学生会工作,去学习各种技术,不会把自己推出去参加上海市明日科技之星,努力去提高自己的成绩。毕竟在上海的50%中考淘汰率的情况下,我就是凭着对这两个字的追求,把自己从升学边缘挽救到上了市重点的。就像我在职规材料的最后结束语中写到的“很多成就了今天的我的因素都是为了成就他而拥有的”。

职规的舞台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将我的故事赤裸裸地告诉别人,虽然以前blog、朋友圈中都有提到过,但唯独这一次我把整个一个经过说了出来,其实自己心里面触动也是很大的。今天比赛后整个人一直不在状态,很沮丧很苦闷。其实这和比赛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因为第一次把这个故事和那么多人分享后,自己内心的那种不甘、那种对不起曾经那么努力过的自己的感觉以及感觉自己很没用的无助感。

职规中提到了十所未来考研的方向,其实在一年前,或者2个月前还是有意义的。不过今天再来看,在改革背景下今天的情况或许就不一样了。最近每天都在查看各个国防生签约院校的网站,就是希望可以找到校招计划,但其实从5月初到今天一个都没有看到。而往年也就在5月初基本都能找到相关数据了。再看今年116所签约院校一下子缩减到65所,海军从13所减到6所。结合军改、裁军30W、依托地方高校培养少量技术人才的这一系列文字中,我或许已经预测到了结果。我,又一次踩上了改革的那个时间点。完美避开了每一次的机会。

大家常说过一过二不过三,那些曾激励我的形象也都在一次失败后重新走上了自己规划的旅途。而我却已经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和自己预想的轨迹擦肩而过。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自己坚持的意义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梦想是不是真的能够照进现实。

最后恭喜学院获得“十佳规划之星”的学弟,海军真的很帅,很有前途。感谢参加本次比赛给予我帮助的学院的各位老师,以及那位名为“百夫长”的知友。特别是这位知友,很认真的回答了那些自己看来都觉得有些可笑的问题。他在最后送给了我三句话

1.只有一种成功,就是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此生。
2.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3.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绝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

长那么大我真正记住过的别人送我的赠言也也许还有那么几句,一句来自科大的学长,一句来自初中老师。

要想小王子守护玫瑰花一样守护心中的理想。
生平只负云小梦,一步能登天下山。

对于未来的自己还应不应该继续努力,我自己也不知道。虽然我和自己说过,给我和他十年的时间,如果十年之期到的时候,我还没有机会穿上那梦寐以求的浪花白,那就是和他说分手的时候。不过职规的日子,也想过,是不是应该现在就放手了,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注定,有的东西是不属于我的呢?

最近可能比较感性,职规唤醒了一直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渴望。毕业季,即将送走自己大学生涯最熟悉的学长学姐们,内心也有一丝丝的失落吧。

绝风华,扬船帆,长志向深蓝。

「请允许我在文中所有的“它”都用了这个“他”,因为他于我真的是活生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