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思

9月1日,周六。没好好在家复习,去了一次闵行。虹桥站出来的时候看到好多今天回来的兵哥哥,大概12点左右吧,应该都是一大早刚结束仪式从虹桥回上海的。看到了武警看到了陆军(好像有几个还是特勤,但是就是没看到海军),一些事一下子就从脑海中迸发了。

许自己十年

从第一次看《青春正步走》到今天已经第十年,08年5月因为《青春正步走》知道了有一种学校叫做军校,同年6月因为《旗舰》知道了有一所学校叫做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此后十年一切都因此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回头想想这个十年,我单纯的围绕和着相关的一切的喜怒哀乐有太多太多,哭过也笑过。从信心满满到得知没有招生计划再到高考没能考上国防科大。再到宁大,重新找回希望之后再一次又一次的在希望和失望中来回游走。一直到突然发现这一切再也没有希望,我也变得越来越颓废。之后大学毕业,开始做一名普通的上班族。一直到工作后我都以为,这些事情已经真的忘记了,只是尘封着,偶尔拿出来看看,自己回忆一下的东西。直到今天,在看到了那些或穿着夏常服或带着军用背包的人的时候我发现我自己又错了。我从来没有正真做到放下这些东西,这些永远是可以直击我心灵最深处的。

输给了自己的胆怯

大一暑假第一次考虑自己是不是可以去当兵,被自己否决了。大二暑假妈妈问我有没有意愿的时候,我自己选择了搪塞过去。那时候想着考研去一个研究生可以校招的学校。大四,国防生时代结束,考研失败。曾和自己说大四毕业去当兵吧,最后还是因为自己的胆怯,放弃了这个想法。
其实从进入大学开始,我曾不止一次的思考过应征入伍的问题,单一次又一次都被自己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了过去,一直到现在儿时的豪情壮志,终将变成日后的不甘。
明年24周岁,按照兵役法,明年是我有机会再思考如上问题的最后一年了。一年后的我还会不会纠结这个问题,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我特别想在现在就知道答案。

没有了ambition后的我

当国防生停招,考研失败了之后。我尝试过边考研边工作,失败了。现在正在尝试脱产考研,不过现在9月份了,我的复习进度大概只是勉强看完了高等数学。还有115天左右的时间。而我却依不思进取,不想复习。标准的道理我都懂但就是不想好好复习的状态。
一直在努力找到当年为了海军大连舰艇学院而努力的那份果敢和冲劲。
据说会有新的直接从毕业生中选拔军官的方案,不过至今过去两年了,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倒是军校开始尝试给地方培养人才了(今年国防科大第一年招生无军籍本科生(不同于以前的委培生))。【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地方大学毕业生直招军官,军校为地方培养毕业生】
我不知道该不该给自己一个希望,因为很怕最后这点希望又变成了失望。很多事情,真的太难预测了。不过如果真的能考上一所985工科高校的话,未来选择或许还是能有很多的。至少考上了我可以暂停学业去服兵役。又或者等我毕业了,相关政策完善了。
所以还是怀有希望,负重前行吧。

题外话

恰逢国防科大65周年,如果高考那年去了科大,一切都会变得顺利许多了吧。

最后,海军最帅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二十几岁的胡思乱想

今天去医院看病,血检报告上年龄一栏已经到了23岁了。突然就感觉时间过得好快,二十几岁就已经过去了三年。这几天再看一本书《二十几岁没有十年》,顿时感觉有有一阵阵的后怕,很怕自己的二十几岁,什么都没有做,就 ...

八月的反思

恍恍惚惚,八月就过去了。许久没写点东西了,恰好这个月的一些事情还蛮值得记录一下的,八月也是博客成立的月份。今年第二年忘记在8.1更新周年纪念的文章了,在此文中一并记录一下吧。 离职 没错这个月我离开了我的 ...

只有羡慕

缘起 铁血舰队的公众号,今天发布了2019年的招商简章。大概15年后,舰院,终于恢复了在上海地区的招生。 多多少少,有点激动吧。虽然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但终归看到了上海重新出现在大连舰院的招生简章之上了,就 ...

剑未配妥,出门已是江湖

青春依旧,宁大再见 坐在G7542开始码这篇文章,希望不要码到一半哭出来就好(以后不立Flag了,没多久就哭了)。在宁大办志愿填报高校咨询会的今天,我以毕业生的身份离开了宁大。曾一直想着早点离开宁大,谁曾想到真 ...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十年·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