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优会评比的结束,自己两个月的熬夜之旅也应该结束了。想想之前熬夜赶PPT、赶文件的日子应该是一去不返了。自己学生会的生涯,也应该结束了。这里就整理一下谈谈自己大学三年的学生会。就当时给自己大学奋斗了三年的地方做一个总结。

懵懂的大一

就像和误打误撞进了宁大一样,自己东跑西撞地进了两个学生会——信息学院学生会、阳明学院学生会。「这里有个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就是,我在两个学生会待的都是外联部,对当时我的两个部长也只有一个人知道」。大一一年是懵逼的,进了大学才发现外联和我曾经做的不一样。不过,在两位部长的带领下也算是成长的还不错吧。虽说没什么大功但也没什么大过平平淡淡地度过了大一一年「本来说这里有一个小插曲的,也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自己后来在学生会的一些事情,不过在这里也就不想赘述了」

在后半段的时候,自己也是更加倾向于信息学院这边的,主要是阳明是一个基础教育学院,自己以后还是会分流去学科性学院的。另外还有一点是那时候在阳明待的不如自己在信息待的开心,这几个原因吧,就让自己虽然和阳明部长关系更好的情况下还是转向了信息学院的。而且现在来看和当时信息的同学们的关系也是保持的最好的。分流后和阳明的小伙伴们慢慢少了交流,感情也就淡掉了「除了一个姓shi的」

大一最后的一段时间就是在支教了,这段日子嘛。痛苦与欢乐同在,两周的支教让我生平第一次打地铺,第一次熬夜「一整夜的那种」。但也有开心的嘛,和逗逗扯淡,被逗逗压床「虽然没有床==!」。

误打误撞的大二

大一结束,本欣欣然以为自己会留下做部长的,不过都说了本来,我离开了学生会。

然而总有些意外吧,在双代会后我还是回到了学生会。默默干起了老本行外联,做了名外联部的副部长。做干部的一年,心态或多或少有了一些变化,开始关注学生会的发展,和干事们的成长,开始考虑更多的问题了。这一年自己的干事走走留留,虽然自认为是认真培养了,但最后自己的干事还是让我很失望的,也许是真的如其他干部说的,我对他们的期望值太高了吧。

这一年其实也很尴尬,自己是个副部,也基本就只关心自己本部门的工作了,为后来大三一年的工作算是埋下了一个伏笔吧,不过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这种感觉,只觉得帮完这个忙,我就可以离开学生会了。

孤独的大三

到了大三真的该离开了吧,留不留的表格上也说了,世界那么大我想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过最后自己作死,看在上届主席大大的威逼利诱之下还是选择了留在学生会。

之后算是磕磕绊绊坐上了主席的位置,东拼西凑凑出了我的主席团和部长团。

这时候大二没有在学生会发展人脉以及没有参加大二这一届支教的苦果慢慢展现了。在学生会里没人认识我,我也和干部们不熟悉,很难沟通到一起去,所以我说是孤独的大三。大三让自己学会了怎们让学生会运作起来。小到场地申请、活动注册这些事情自己都去学了一边,你没看错,这些事情我都自己学了一遍之后教给办公室的。然后把学生会的框架搭了起来,但今天说句实话,我依旧觉得学生会缺了些什么。总觉的学生会的大家还是没能把力气往一个方向去使,部长之间,部长和主席团之间还是没能很好的沟通交流。即使我很努力的去营造这种氛围,也许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吧。

再看看这一年办得活动,干部的参与热情和参与度真的不如我们那一届高。大二时候和其他干部谈起的“这届干事不是很积极”的这句话也算是应验了。下达个任务,总要半天才会反馈;开个例会提个问题,全低头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了。一直很想去做好学生会,毕竟这也是自己待的最后一个学生组织了。但一个人总是缺少后劲。优会答辩的时候问询团问我“你把学生会比作电路,那么这块电路的电源是什么。”我那时候说的是“学生会成员们的热情和责任心是主要动力来源,同时也少不了校级、院级党委、团委等对我们的支持”「原话忘了,大概这个意思」。但是话,我自己都觉得这届学生会没有很好的被驱动起来。

磕磕绊绊的做完了女生节、电脑节开幕式……让改进的问题一直都存在,策划的不到位,人员的不到位一直都存在,再怎么敦促也没见好过。一直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至今都没有找到答案。

当时留下来的时候说,我想改变这个学生会,让学生会更加充满朝气,充满活力,更富有创新精神,然而我并没有做到。

结束语

5月了,做完电梯演讲和闭幕式也就算是正式结束了,虽然说退休还要等到明年10月份,不过应该都已经差不多了。下面改操心找找下届主席团的事情了,慢慢来吧。虽然三年做完有着各种不爽,但是也很干些大学三年学生会让我认识了很多的学长学姐们逗比的闪电徽、不说人话的木木……。学生会做完,该做自己的事情了,到底是十年磨一剑,还是十年一梦看吧。先考研了,如果研一没转成GFS,那个暑假我就报名服兵役去好了。

剩下的时间就是我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