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整个五月简直就是噩梦一样的存在,希望看到的一些东西一点都没看到,然而一些低概率事件却发生了不少。唉,本来以为度过了繁忙的四月,打完优会着一场战役后,可以全身心投入学习了,然而我还是太天真了。这个月参加了一次职业生涯规划大赛,虽然只是院赛,不过也够我受的了「参加完我就完全没有再参加校赛的想法了」

关于职规的那些事

本该五月初就该准备的职规,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成功加入那个职规的群「我还天真的以为是没人说话」。直到院赛前一周才匆匆忙忙才知道,原来要交材料了。没办法,硬头皮上咯,悲剧的是又碰上我CPU短路。好不容易等电脑修好了,用三、四天时间匆匆赶完了我的职规书+演讲稿+PPT,这里该说一下的是我的PPT和演讲稿都是比赛当天才完成的。比赛前甚至都没有通读过一遍稿子,真的耻辱啊,完完全全可以写上耻辱柱的日子。没把控时间的演讲稿、完全不能看的PPT,自己都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厚着脸皮上去吧这件事情完成的。

我自己的职业规划

这里多说一句,其实职规的题目我前前后后犹豫了很久的,一方面是自己真的心里想得,一方面有觉得这个故事真的很不想说出来,觉得解自己伤疤时间很难受的事情。最后是因为发现自己这些年早就忘记了“系统架构工程师”这个鬼的存在,而且时间上也不允许我再从头了解这个职业,没办法职能草草的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写了,不过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人用和我的题目是一样的,如果是工程师什么这种在我们学院大众的不能在大众的题目也就算了,不过和这个一样,我那时候的心里真的是,这也是为什么在输了之后有种吃屎的感觉的原因。

虽说职规只用了几天时间,但其实这份规划在我脑子里面存在了早已不是一年两年的时间了,规划也一直跟随着自己的阅历和社会实际环境在改变。不过真的到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真的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为了写这份东西,我让老妈帮我把两本她完全没见过的两本书寄来了」,因为自己考虑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显然的,而要去给人看得时候就有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如何让这些东西自洽,如何让别人觉得你的职业目标是理性的,可实现的。分析自己倒也还好,分析环境其实真的是最最让我抓狂的事情,其实各方面条件来说环境都制约了我的发展,而且自己写的职业的特殊性,其实是很难找到实际的环境描述的,要么就是存在与新闻联播里的各种纲要、决议什么的;要么就是各种阴暗和灰色空间。其实对这一切自己早有100+种理由说服自己,然而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说服别人。

谈谈这次经历的感受

终于到了重点,其实这才是想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帮自己梳理心情。从周三比完到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其实内心都是很沃色的「上海话,大概指的是一种不畅快,不开心的感觉」主要内容也就不外乎那么几个点把。

  1. 输给了和我题目一样的人,虽然知道人家准备的比我充分,比我认真,和我相比还有极大的先天优势。但就是难受;
  2. 很多人可能认为我没为自己的这个规划做些什么,但其实这快10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努力,只不过很多东西没办法用语言来描述罢了;
  3. 有些故事依旧没有办法完全控制自己说出来,虽然那天控制住了「其实讲到后面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抖,虽然知道对于一个演讲者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但是真的控制不住」;
  4. 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这些年坚持的东西到底有没有意义。虽然这个问题我曾问过自己很多次,但是这次真的是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初衷了。不过这个初衷现在的我或许也真的没办法回答了,家国情怀太假了,喜欢这个职业太虚了……就像今天我说的让我驻守在阿里山,我真的可能是做不到的。如果真的有这份豁达,也不会有今天在宁大的我,今天或许都是我的第二年了。
  5. 如果时间能退回三年前的今天,我一定会在自己的志愿表上多填上一个武工大。

这几天看着军网各个军校的简介,内心还是不能平复的。总觉的他们的4年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心中或许更向往的是“他们”的四年吧。

哦对了,某人怀疑我学习能力的事情我很不爽,这个账在他毕业前我一定要算掉的。

绝风华,扬船帆,长志向深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