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是2013年12月31日,2013年的最后一天,终于与欢乐、痛苦、抑郁、泪水相伴的2013。2013这一年对于我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了。

在6月份前,我的2013是一张张的试卷是一道道的习题,是一本本的参考书。每天匆匆吃完早饭,赶忙出门乘车去学校。每日重复这几乎相同的家—学校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

1月份应该是刚刚结束了一摸考的时候;之后便是2月份的寒假和零次考;接着是3月份的第二次十三校园联考,体检;4月份的生日和二模;紧接着5月份的志愿填报;最后就是6月7号、8号的“上海市普通高等院校统一招商文化考试”(好吧,其实就是高考)。

今天都很难忘记那个风雨交加的6月7号、8号,就如我们调侃的那样“呼啸的大风和大雨渲染了周围凄冷的环境,渲染了主人公凄冷的境遇和未来”。在大雨中赶考,在风雨中体验着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高考,这样的2013在每一个上海的2013级届学生心中都将会是无法磨灭的记忆把。有人和我说过,高考就是中国学生的成年礼。我想事实或许真该是这样的,经过高三这样一年的坚持,无论结果大家都成长了,至少比起刚进高中时候那稚气未脱的样子确实都有了不少改变,开始学着考虑自己的人生,开始懂得隐忍。
6月8号考试结束,一群孩子犹如从一个围城中出来(我曾说过“青中就是一个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去”,或许再变一下可以套上每一个高中的名字),开始疯狂,开始做12年来一直想尝试却从未做过的事情。而我,那一天依旧和家人一起,为自己终于结束这12年的煎熬而欢呼。之后便是一个漫长的20天,等待成绩。上海高考的人数不多5.5W人,或者说是全国高考人数最少的省份之一了吧。但是出成绩的速度确实是慢,我内心也是万分的煎熬。终于在6月28日又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成绩公布了。再我知道成绩的那一瞬间我哭了,不同于三年前的喜悦,这次真的是悲伤的泪水。其实我根本不是怨恨不是沮丧,只是自己突然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梦想是那么的遥远。之后的7月就在等通知书,其实那时候一点期待也都没了。

DickLee_EF-S18-200mmf-35-56IS_9_zpsac55945f

13年唯一的作品,或者说高中三年来唯一的作品,很久没做手艺都差了

之后便是一个挥霍的,随随便便,浑浑噩噩地也就度过了。之后在9月10日便是带上行囊,来到了一座真心不算远的城市——宁波,开始了我在这座陌生城市的求学生涯。离开父母,离开儿时的伙伴,就这样子到了宁波(滚蛋,明明是父母送过来的)。之后也是真心见证了宁波这座车城市的奇葩。

在宁波,出租车的燃油附加费是不算在车费里的;
在宁波,公交一卡通成出租车是不能用的;
在宁波,大学周围是可以没有商贸区的;
在宁波,出租车司机是会拼车的;
在宁波,出租车司机是可能不认识路的;
在宁波,从市区去市中心也是要45分钟的(在家里,我家远郊到市中心才45分钟);
在宁波,自助的东西永远是可以和坑爹联系起来的。

好吧,不吐槽了。说过的,我不能成为负能量的发生装置,在我这里只能存在正能量。来宁大的也是有很多好处的,解释了一群新朋友,也许命中注定是要认识这群人的所以考到这里来了,嘿嘿。阳明的部长李佳徽,学姐绝对是好人真心很感动的学姐。信息的部长,郭奕晗,疯疯癫癫的,但工作起来真心很认真的。哦,还有中特和ENACTUS的部长。其实比较忧桑的是ENACTUS了,来学校前,最想去的社团,来了之后才明白“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之后是一群小伙伴们,说句实话阳明的小伙伴们真心没有和信息的小伙伴们玩的好,虽然曾今感觉阳明很温暖,但后来发现阳明的小伙伴们更多时间都是自归自的没有那种很团结的感觉;而信息的一群人一直会聚在一起吵吵闹闹,就算开个会也是的(其实刚进学生会,反而讨厌信息喜欢阳明的(现在也没有讨厌阳明啦),现在想想其实挺好笑的呢)。
DickLee_EF-S18-200mmf-35-56IS_4_zpsb79d5856
这些全部都是各个部门的部长啦,学姐啦送的。有些都已经吃掉了,但总之还是挺激动的。毕竟有人会想到你了。

2013就这样子过去了,一个不完美的,但是值得我铭记一生的一年。不完美在于自己最后离开了自己的梦想,或许以后都很难有机会了(虽然我会记的“永远坚信自己心中的梦想”,但总归没有曾经的豪迈了)。难忘同样是因为6月7、8带给我的,它让我的明天更加变幻莫测,让我知道唯有过好当下才能成就未来。最后祝大家2014年新年快乐,晚安。

X-Dick
写于2013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