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终于结束,乱七八糟的事情也都忙完了,有时间来写篇文章了。今天又正好是“扒衣见君节”,恰逢自己博客两周年的生日,总之每年这天我都是会写一些东西的,这也算是一种凑巧吧。

大一这一年最困惑我的事情有二:选择什么专业以及是否应该继续追求那些自己根本无法遇见结果的东西。对于专业,喜欢过电气&计算机。喜欢电气是因为想做机器人,喜欢计算机没有理由就是喜欢。但最后没选电气也没选计算机,抛开分数因素考虑,学校的电气不是强电,学校的计算机只是软件工程根本没有硬件。当然也有某校在这方面太优秀的因素在里面,我不想让它成为我的羁绊。最后选了EECS,这个介于电气和计算机之间的课程。这样子第一个困惑用了一种不能算是解决的方法解决了。至于第二个……

大一结束就是军训,这个我本期待了很久,又恐惧了很久的一件事情。期待很久,那是基于去年暑假我是8月10日开学的话当然那样子的话今天的我应该还在湘江畔。至于恐惧,自然是自己的心理问题了不多说了。

本以为自己会心中万般无奈,但是真的开始军训的时候也没我自己想象中抵触地那么厉害吧。虽然刚知道是国防生带我们有一丢丢小郁闷,但好在我们教官人不错,做事不墨迹、认真、比较直截了当没有废话。这比起某些教官好了真的不是一星半点啊。话说此处有个小插曲,某次脑洞大开想起舰院某个叫卢石(not 炉石)的队列教官(国庆方阵舰院的总教官)两个人就差一个山字……然后被某无聊学(xue)妹(jie)各种脑部导致我那天严重内伤。当然啦,内伤还有一个原因啦,我们教官比较萌萌哒,着海军夏常服的时候配合他那圆嘟嘟的脸,微胖的身材。噗~自行脑补吧(因为规定所以就不能放出来了= =!其实貌似 TITLE 下面就有了)。(还有插曲,其实教官比某学(xue)妹(jie)描述的瘦多了,果然某人的描述能力严重欠缺)(继续补,被某人脑补的原因是第一天早饭大妈给了我馒头 not 肉馒头导致我能量供给不足,晕了,被扶到边上去了 。所以有了腐女的脑部镜头= =!)。

至于大学生军训嘛,也就那么点事情。停止间转法、稍息立正、三大步伐没了,对于这种不摸枪还要14天的军训完全就是耍流氓啊。好歹我高中还叫过军刺操也射过几发,大学倒反而全没了~~唉。当然啦,队列这东西,说简单的话完全不可能,这个设计就是个反人类,没有大量的肌肉记忆完全做不到啊。但是做多了有无聊。为此我们教官绝对没少无奈过吧,好在教官比较认真,有耐心一遍又一遍教我们。

军训期间除了站让我最无语的就是拉歌了。作为班级临时负责人,带拉歌把喉咙都喊破了,就算这样最后还是被批评了。这里主要还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在新班级同学面前还放不开,太扭捏了,这点日后势必要改正的。有时候自己就是太喜欢考虑别人对自己的想法导致自己有时候做事情很畏手畏脚,唯唯诺诺。果然自己被骂也是活该,这样子果然是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captain的,日后这点是必须加以改正的。这里依旧插一下,我每次给班级送清凉的时候都会下雨= =!真心对老天欲哭无泪了。。。。。

军训最后几天分了牛羊排,我嘛,果真是分到new pad 去了。对于自己渣渣的动作也能进牛排表示很是运气好啊。对于训练嘛,就无力吐槽了,愣是把我听了6年,当过起床铃声都一直没有听腻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听腻了,对此自己只能深表无奈了并把此歌曲从播放列表中请出去365+天。最后会操的结果不好,没拿到优秀方队,最后一次竟然走的比之前每一次都要差,虽然这里有音乐的客观原因但是我觉的主要问题还是在我们团队自身,或者说每个人都有。当然啦,没那奖这种事情对于完美主义+凡事要做到最好的白羊座的我来说完全不能忍啊。

军训的最后就是教官请客了撒,这个嘛,本来应该是我们请学长的啦,但最后反过来了(真是对不起学长了,主要是我自己破产了,每个月1.5k 完全不够用啊,宁波物价太高了)。一顿饭一直从11点左右持续到了16:45的样子吧= =!,我破天荒喝了好多(当然速度比较慢,不然我绝对 hold 不住)还在怂恿下碰了烟= =!烟和酒我知道是促进交流的东西,但是把这两样东西是我最讨厌的东西。那天真算是舍命陪君子了。反正那天后该学长成为宁大我最敬重学长(没有之一,我宁大认识的学长不多,学姐一坨坨= =!果然应验了我基友说的我对大龄女青年有吸引力),我个人本来就比较青睐于认真的,有责任心的任。而对于那些做的,脑洞大的,除了讨厌没别的了。

军训结束两点感悟:1、如果以后有幸能成为13电信的班长,我必定要带好这个班级,为这个班级注入凝聚力成为一把利刃而不是一把散沙。2、记住“强军兴国,厚德博学”,只要还有机会就一定不放弃自己对于光板一杠的追求,对大海对军舰的向往。(再补充一个上海的孩子们,你们加油吧。宁大都不在上海招国防生了,自从03年舰院最后一次招生、12年信大最后一次招生、0X 年军理工最后一次招生、12年南政最后一次招生,现在在上海稳定招生的军校和国防生也就国防科大、二军大、武警工程、武警指挥了。除了武指和武工大,剩下的都是技术类。如果想去 PLA,能选择的基本也就国防科大了,这学校多难考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的吧。)

军训结束休息了一天就动身出发去慈溪胜山支教了,说是支教那是好听。其实就呵呵了,是选下一届干部的。而且更多的人其实就是去凑人数的,反正我自己6年的学生工作经历可能就要止步于信息学院了。如果留在上海都有可能去学联了,而去了宁大最后可能连个院学生会都留不下,呵呵,自己都不知道当年的坚持值不值了。算了,反正在信息学院学生会一年什么都没学到,反而见到了很多不是很合适的办事方式。每次看到他们做事心理都千万只草泥马啊,明明有更好的办法的。

出征前的合影

支教的15天比军训还累,没网,打地铺各种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麻烦。最讨厌的还是那群熊孩子了,对他们真的是用尽浑身解数软的硬的(没有特别凶,可能问题就出在这里)都用遍了就是不听话。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关键是最闹的几个孩子还是最玻璃心的。说两句就哭了,面对他们我整个人都好不了了好吗。还有上课的时候,音标课、天文科、地理课、计算机课,我就不懂了那么多东西就没有他们喜欢的吗?还有更加可恨的,竟然和我说古文课情愿用来背5首诗然后默,也不要去听诗人的故事。“知人论世读文章”我在怎么重复都没用,完全就是应试教育的结果,已经无语了。之后的演讲比赛和文艺汇演的排练也都是的就是闹,各种闹特别是一个女生作的要死,现实死活不肯和人家组队,最后第二天竟然去了合唱组,呵呵。作吧,作吧,更不不能忍。

当然支教除了这些还是挺 high 的我们6队的小伙伴关系都不错,一群人在 KTV 熬夜玩杀人游戏,没人唱歌=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晚上互相串门互相杀杀杀各种杀。真的杀到后来都腻了,而且每局谁杀谁都完全可以看出来的,作为专业上帝表示压力真心超级大的。


六队的小伙伴们(伊曼姐好逗啊)

支教结束回家发生了意见坑爹的事情,我行李箱落在出租车上了= =!好在最后找回来了,就是最后又回了一次宁波= =!当天来回宁波上海,第二天又去 CJ 真心是累成狗了。

大一就这样子结束了,暑假因为短学期、因为支教只剩下一个月了。这个月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为自己充充电提升自己,下学期一个全新的起点,大一大二是打基础的时候,未来能走多远就看这两年了。期待着自己的明天。

哦,还有今天父上大人问我以后有没有考军校的想法,我说我想做工程师。真是对自己呵呵了,到这样子了都没承认过。当然我自己知道我是要考上 THU 的,研一转GFS。好了第二个问题也在文章的末尾解决了。大一的困惑都解决了,不会带到大二了。明天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终于这篇很早就该动手写的文章在各种拖拖拖之后还是完成了。

最后毕竟扒衣见君节这句话还是要有的。祝各位国防生学长学姐、军校生、解放军、武警指战员节日快乐啦!

{免责声明:这次照片虽然是经过我相机的但是都不是我拍的,所以照片质量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