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写东西了,反正这里也就是自己的小世界写什么写不写都是纯粹看自己心情的。反正传也是我好友圈的那么一亩三分地,收录什么的真心也没有人会去搜索的。权当若干年后打开可以让自己有一个回忆的东西吧,原本本科期间想建立自己的互联网形象的,现在想想算了,待到日后再说,这里还是当我自己心里的宣泄口比较合适。

回想过去,学生会、学联这种学生工作从最初到现在做了大概有8个年头了,做外联也有5、6个年头了。从一个小干事到学联的中学委员会委员到大一做一个小干事,再到现在这个名义上的副部长。不敢说自己做学生工作多么有经验,起码学生会陪伴了我学生生涯的大半。这八年,因为学生会因为学联我自己经历了很多,接触了很多。因为外联学会了怎么去和商人交涉,因为筹备活动学会了怎么写策划、怎么为活动做准备、怎么为活动宣传造势、怎么做视频、怎么做海报、顺带便也学了推广常用的接口;我也曾有过因为活动而和校领导闹冲突的经历,有过凌晨1、2点和一群人在网上修改策划,也一定有过活动没办好被同学们嫌弃的经历;当然因为这些事情解释了一群至今都能够互相倾诉的友谊。曾今这些经历我都把它当成一种很难得的经历,我也从来没后悔过我在这上面的投入,但是就是这样子的我在大学不止一次的开始怀疑自己所曾坚持的这一切。

不知道当初很傻很天真去学习的学联章程,坚持的学联章程现在还有什么用。到了大学,没有人会理你有没有违反学联章程,没有人会理你们的经费或者活动有没有按照规定的流程再走,当然更加没有人会知道外联在拉赞助时候收到的各种冷嘲热讽啦~,就像大一讨论出的(此处不针对任何学院,貌似是学校的通病),在别的部门心里对于外联的映像只有“钱”,没钱是外联的错,活动办的有声有色那永远是活动主办部门或者主席团的功劳(永远不会忘记大一电脑节时候看到的“主席团辛苦了”的字样,就权当我小心眼好了),没有人真的会去考虑那些协作性部门在一个活动中所作出的贡献。现在学生会很多时候更像一个管理组织,而不像一个服务组织了(这个可能可以同理中国的公会了)。

如果说在上海的那些年学生会和学联培养了我的能力(虽然这些能力和很多学长学姐比起来还是那么的不足道,那么的没有经验)、那么我在宁波大学学到的就是一个等级分明(当然我不是说这样不好,毕竟有层级才能有行动力),但我真的不会忘记我们班团支书告诉我她在劝某干部应该和我(班长)在班级里应该好好合作,毕竟学生会也要见面时候,某部长说的“副部长不是委员吧”这句话(我也没说委员席位对我真的有多么重要,只是这样子被人看不起,只能自己默默承受了)。但是有一个我目前还没有学会,可能想要学会还要很久或许毕业都学不会——那就是控制自己说话的欲望和情绪。因为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算是坑了自己很多次吧,在宁大很多次假兮兮地叫一些真心不是很喜欢的人学姐,这个曾今从来没有过的。以前总归是喜欢的人真心叫,不喜欢的人做过就当没看见好了。还有昨天的事情,我真的很不喜欢。主办方自己在后面和同学叽里呱啦讲了一堆,基本是从头讲到尾(不是聊天就是吐槽参加的人怎么都不认真听,在那边讲话不尊重学长云云),最后主办方跑到前面说什么希望大家 balabala 云云。当然啦,尊重人家学长什么的都是对的,只是,自己都没有做到这样子去要求别人真的好吗?突然想到某人和我说过的“XX看XX 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真心觉得一点都没错啊。也是让我醉了。

再想想以前,每次活动有问题都是大家都会想办法解决的(通常没人参加、参加者窃窃私语这大多数情况下和活动本身有关系,事后都会总结反思的),也没少因为活动组织的不好被或自己或别的学校的同学说过,但一直都会尽力解决。而不是用这些有的没的(当然现在的我自己也在说这些有的没的,而且真的很没用,但是只能用这个当做自己的发泄口了,现在真的除了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人已经不敢说话了)。

其实我的学生工作生涯在本学期初就该结束的,但一些特殊原因最后还是做了副部长这个职位。这一轮应该真的是我学生工作的最后一年了。差不多这一轮结束我的学生工作经历应该永远的停在了9年这个数字上了吧,这次不可能再有休止符、逗号之类的了。当然这一年我自然会尽力做好,如果可能让干事们真正的成为一个外联人(若干年后他们能够因为自己做过外联而更加自信),如果做不到那也只能是我自己的能力问题了。就像学长上次打国际长途给我说的“既然是自己选择的,在难受也要自己咽”。之后就走上学术、科研这条路吧,现在 Coding能力,代码分析能力,美工能力都已经极度下落了,,唉~

最后,如果你有幸看到了这篇文章,那你应该是我值得相信的朋友了(如果不是 NBU的随便了,如果是 NBU 的请看完忘记就好,如果你是学联的那几个混蛋看完求安慰啊~~~)。文章写的很乱,很没逻辑(太久不写东西了,写不来了),将就吧。

最后的最后,想那些大一大二一直鼓励支持我的学姐学长们说声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2014-11-15 00:04:39